守基阿芬第

阿博都巴哈在1921年11月28日在阿卡城與世長辭。在祂的遺囑裡指派祂的外孫守基亞芬第(Shoghi Effendi)為「聖護」,繼續領導這剛起步的信仰。

守基亞芬第的父親是巴孛家庭的後代,所以他的身上有兩位顯聖者的血統。他出生於阿卡城,從小便受到亞博都巴哈的栽培。他從少年時便開始幫助阿博都巴哈處理來自各地的信函。後來更被送至英國牛津大學攻讀,培養他的英語和對歷史和世界大事有更深入的了解。

聖護的主要責任是闡釋巴哈歐拉啟示的教義、維持教團的團結、和推動信仰的發展。守基阿芬第年僅二十五便負起了這重擔。

阿博都巴哈在晚年周遊歐美列國,將巴哈伊信仰帶出了中東的搖籃。但在祂辭世時歐美的信徒仍寥寥可數。巴哈歐拉的聖作大部分仍只有原來的亞拉伯語和波斯語。守基阿芬第在阿博都巴哈熏陶下,對巴哈歐拉的教義有超乎常人的理解。同時他亦精通亞拉伯語、波斯語、和英語,所以他能將巴哈歐拉的聖作翻譯成高雅流暢的英語。這樣不獨幫助歐美信徒了解教義,還可以作為翻譯成其他語言的基礎,有助于將信仰傳至其他地方。

巴哈歐拉曾說祂信仰的傳播有賴信徒們挺身為祂的聖道服務。亞博都巴哈制訂了「神聖傳導計劃」,鼓勵信徒離開他們的家園傳揚聖道。守基阿芬第秉承祂們的遺願,訂立了一個接一個詳盡的計劃,用他獨有的筆觸,不斷激勵各地信徒。他接任時第一次世界大戰剛完,百廢代舉,接著全球經濟大蕭條,第二次世界大戰。但在這樣惡劣環境下,不少信徒因受到他的感動,自動請纓。短短三十多年便將巴哈歐拉的神聖訊息傳至世界每一大洲,差不多每個國家。

巴哈伊信仰裡沒有專業神職人員,信徒一律平等。但一個遍佈全球的團體必需有完善行政體系才能避免分歧甚至分裂。巴哈歐拉啟示了一套行政模式。亞博都巴哈按當時所需實行了其中部分。守基亞芬第將其系統化成為了一套完善的行政體系。巴哈伊行政體系的基層是每個地方每年以民主方式選出的地方靈體會。每個國家或地區亦每年選出總靈體會。負責全球巴哈伊教務的是每五年選一次的世界正義院。這些組織的權力來自磋商決策,成員在不代表組織時沒有特權,與其他信徒無異。守基亞芬第詳細訂定這體系後,並用了多年時間孜孜不倦地寫了多封書信,深入淺出的解釋這體系的應用方式和靈性內涵,幫助在各地開始扎根的巴哈伊團體更有效地傳揚聖道。

守基亞芬第將他的一生奉獻給他曾祖父的信仰。他鞠躬盡瘁,全部精力放在發展聖道。他在海法城奠定了巴哈伊世界中心,他親筆翻譯了多本巴哈歐拉的著作,更寫了無數給教團和個別信徒的書函,鼓勵他們和提供指引。在他的領導下巴哈伊信仰從一個鮮為人知的信仰發展至一個國際性的宗教。

他在1957年訪問倫惇時染病,在該年11月4日在倫惇與世長辭,享年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