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博都巴哈(1844~1921)─巴哈伊的典範

巴哈歐拉首度被監禁於監獄之時,阿博都巴哈年僅八歲。祂去牢房探望父親,親眼見到祂父親的脖子上套著鐵圈和鎖鏈。

隨著年事漸長,阿博都巴哈成為祂父親最密切的夥伴,為祂擔負起許多重要任務。祂預先接見那些前來拜訪祂父親的無數來訪者,使祂父親工作時免於瑣碎或惡意的打擾。

在阿卡,巴哈伊差不多都染過病,如傷寒、瘧疾和痢疾,阿博都巴哈給病人洗滌、護理和喂食,片刻不歇。終於,疲憊不堪的祂也病倒了,有近一個月的時間徘徊於死神邊緣。

阿博都巴哈具有無私、博學和極其謙卑的品格,連巴哈歐拉也對祂表示讚賞,這使阿博都巴哈不久即獲得了「教長」的稱號。至今巴哈伊信徒仍然沿用此一稱號尊稱阿博都巴哈。
儘管巴哈歐拉在《遺囑與聖約》對其繼承者有明確安排,但仍有某些嫉妒的親屬在巴哈歐拉逝世後企圖篡奪阿博都巴哈的地位。這些野心勃勃的人屢次企圖建立他們自己的勢力。

意味深長的是,與世界其他宗教迅速分裂的現象相比,這些異端群夥皆以短壽而告終,沒有造成巴哈伊信仰分裂。最終,每個團夥或派別都隨其領導之死而瓦解,無一持久。巴哈伊信徒將這一團結歸功於「聖約」的力量。

阿博都巴哈的另一項成就,是用西方聽眾能理解的表達方式闡釋祂父親的全球理念,這一做法成功地促進巴哈伊信仰從中東一場不起眼的宗教運動發展而成為當今一個世界性的宗教。

在祂父親離世後,阿博都巴哈仍然是鄂圖曼帝國的囚犯。通過書信往來和與到訪巴勒斯坦的早期西方信仰者的直接接觸,祂引導巴哈伊信仰傳播到中東以外的地區。

土耳其青年革命事件發生後,阿博都巴哈有了旅行的自由。1911年8月,祂離開聖地到歐洲作了為期四個月的訪問。在倫敦和巴黎居留期間,祂接見了早期的西方巴哈伊,每天演講巴哈伊信仰及其教義。

第二年春天,阿博都巴哈作了長達一年的遠行,先是歐洲,接著到美國和加拿大。這次訪問大大促進了巴哈伊教在這兩個國家的傳播。

在遊歷北美40多個城市期間,祂受到了巴哈伊和一般民眾共同的極大尊敬和歡呼。在一個接一個的城市中,祂被邀請在基督教堂和猶太教堂對知名人士和團體演講。

這些訪問活動確立了巴哈伊信仰作為社會改革和宗教複興的一支重要新生力量的地位。巴哈歐拉的信息,包括建立一個嶄新的、和平的人類社會的呼籲,在工業化世界中得以宣告,並發展了新一代的堅定信仰者。

阿博都巴哈為巴哈伊信仰的國際化製定了一套計劃,這計劃仍在持續進行中。在一系列致北美信徒的書簡中,阿博都巴哈要求他們去世界各地傳播巴哈伊信仰及其教義。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之際,阿博都巴哈再次回到聖地。在西方國家演講時,祂就警告戰火已迫在眉睫,還不斷表示有必要建立某種形式的世界聯邦,以防止這樣的衝突發生。

大戰期間,阿博都巴哈身體力行,將自己和祂父親所倡導的諸原則付諸實施。在泰伯利亞斯附近,祂親自組織了一項大面積耕種的農業計劃,為這一地區提供了一個 重要的小麥來源,並幫助該地區避免了一場饑荒。一次大戰結束之時,因為這些人道之舉,阿博都巴哈被英國政府授予榮譽爵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