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哈歐拉(1817~1892) ─ 上帝的新時代使者

西元1817年11月12日巴哈歐拉誕生在波斯首都德黑蘭。自幼祂就顯示出超凡的品質,祂的行為使其父母深信祂將來注定要成就大事。巴哈歐拉的父親是朝廷 裏的傑出大臣,他非常鍾愛他的兒子。曾經,他夢見巴哈歐拉在一望無際的大海中遊泳,祂的身體發出光芒,照亮了浩瀚的大海。祂烏黑的長發飄散在水面上。一大群魚兒聚集在祂周圍,每條魚都咬住祂的一根頭發。魚兒的數量驚人,但巴哈歐拉卻毫髮未損,祂在水面上自由自在地遨遊,而魚兒則跟隨著祂。巴哈歐拉的父親請一位聞名的智者解夢。那人告訴他:一望無際的海洋是人類世界,巴哈歐拉單憑一己之力就能獲得對它的統治。一大群魚兒則象徵巴哈歐拉在世界各民族中出現時所引起的騷動,祂將受到全能者可靠的保護,沒有什麼會傷害到祂。

14歲時,巴哈歐拉就以智慧和學識聞名於朝廷。22歲時,父親去世,朝廷為祂提供了同樣級別的職位,然而巴哈歐拉不想把時間花在世俗的政務上。祂捨棄朝廷 與大臣,踏上了全能上帝為祂安排好的道路。祂將時間花在幫助那些受壓迫者、病患者和貧窮者,很快地,祂便以正義之道的維護者而聞名。

27歲時,巴哈歐拉從一位特別的信使那裏收到了巴孛的一些著述。巴孛當時宣稱上帝之日來臨,屆時一位新的上帝顯示者將為世界帶來人類期待已久的和平、團結 與正義。巴哈歐拉立刻接受了巴孛的信息,成為祂最熱忱的信徒之一。可悲的是,那些利慾熏心的波斯統治者們,開始非常野蠻和殘酷地迫害巴孛的信徒。而巴哈歐 拉雖然身為貴族,也未能倖免。在巴孛宣示八年、殉道兩年後,祂被關進一座名叫「黑地牢」的幽暗地牢裏,脖子上套著沉重的鐵鏈,使祂無法抬頭。在這裏,巴哈歐拉度過了極度苦難、難以忍受的四個月。但是,同樣在這間地牢裏,上帝的聖靈充實了祂的靈魂並向祂顯示祂就是那位所有時代所等待的「應允者」。從這黑暗的牢獄中,巴哈歐拉之聖陽冉冉升起並照亮了整個創造界。

在「黑地牢」囚禁四個月後,所有財產被剝奪一空的巴哈歐拉連同家人又遭放逐。在酷寒的冬天,他們沿著波斯西部山脈前往當時隸屬於鄂圖曼帝國的一城市,現為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在冰天雪地裏,他們朝向那命運之地徒步行走上千里,一路遭受的苦難絕非筆墨所能形容。

很快地,巴哈歐拉的名聲傳遍了巴格達及該地區的其他城市,越來越多的人登門領受這位流放囚徒的祝福。但是,有那麼幾個人嫉妒祂的名望。其中一人便是巴哈歐 拉的同父異母兄弟,名叫密爾薩•雅亞。他在生活上曾受到巴哈歐拉無微不至的照顧。雅亞敵視巴哈歐拉,他以為巴比教徒對他非常尊敬,會擁戴他為領導人。他不曾想到的是,反對上帝的顯示者只會自取滅亡。因為當一位神聖顯示者出現時,只有那些臣服於祂的人,才有望達到真正的偉大。即便祂的近親都不能忽略的一點 是:祂有別於一切凡人,擁有無人能分享的獨特地位。

密爾薩•雅亞的陰謀詭計導致巴孛信徒之間不團結,這給巴哈歐拉帶來了巨大的悲傷。一天晚上,祂不辭而別離家出走,前往庫爾德斯坦山區。在那裏,祂以洞穴為 居,靠最簡單食物維生,過著祈禱和冥思的隱居生活。無人知道祂的來歷,無人知道祂的名字。但之後,當地的人開始漸漸談論起一個「無名氏」,一個被上帝賦予了知識的聖賢之人。這個「聖人」的消息傳到巴哈歐拉的長子阿博都巴哈耳裏,祂立刻意識到那就是祂敬愛的父親。一封封懇求祂返回巴格達的信函經特別信使傳遞 到巴哈歐拉手中。祂同意了,歷時兩年的痛苦分離終於結束。

巴哈歐拉離開的那段時間裏,巴比社團的境況急轉直下。巴哈歐拉於是著手給受迫害和困惑迷茫的巴孛信徒注入新的靈氣。盡管祂尚未宣示自己的偉大身份,但祂的話語所具有的力量和智慧開始贏得越來越多巴比信徒的忠心和各界人們的敬仰。然而,一些狂熱的穆斯林教士以及嫉妒祂的兄弟密爾薩•雅亞卻無法忍受巴哈歐拉對如此眾多的人所具有的巨大影響力。他們一再向政府當局抱怨,終於導致波斯政府糾合鄂圖曼帝國的某些官員將巴哈歐拉放逐到離祂的祖國更遠的地方,這次是君士坦丁堡(今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堡)。

1863年4月對巴格達市民來說是個極其悲傷的月份。一個他們愈來愈愛戴的人要離開他們的城市,前往他們不知道的地方。在離動身尚有十多天時,巴哈歐拉搬 到郊外的一處花園裏並架起了帳篷,十二天裏接待了川流不息前來向祂告別的人。巴比教徒懷著沉重的心情來到這座花園;他們有的將陪同巴哈歐拉到下一個流放 地,但更多的人卻痛失跟祂親密接觸的福分,只能目送祂遠去。然而,上帝卻不願讓這成為傷心的一幕。祂的無盡恩澤之門是敞開的:巴哈歐拉在這裏向圍聚身邊的人宣告,祂,就是巴孛所預言的那位“上帝將昭示天下者”。於是,悲傷轉為無限的歡樂;祂的愛振奮人心,喚醒靈魂。從那以後,每年4月21日至5月2日的十二天為巴哈伊聖日─「蕾茲萬節」,世界各地的巴哈伊都要舉行活動慶祝這個巴哈歐拉宣告其世界使命的偉大時刻。

君士坦丁堡是鄂圖曼帝國的中心。再一次,巴哈歐拉的卓越智慧與人格魅力開始吸引越來越多的人。「再也不能讓祂待在君士坦丁堡了!」狂熱的穆斯林教士抱怨道。他們說服當局將祂放逐到亞得里諾堡(位於土耳其境內)。在亞得里諾堡,巴哈歐拉致函當時的君王和統治者,呼籲他們放棄暴政,致力於人民的福祉。於是, 祂的敵人又想出了最歹毒的懲罰招數:將祂及其家人放逐到阿卡。那個時候的阿卡乃是整個鄂圖曼帝國的最重刑事犯人的監禁之地。這幫愚蠢之徒以為,監獄之城的 惡劣環境肯定會使巴哈歐拉熬不了多久,這樣他們就能遏止上帝親自發動的這場運動。 巴哈歐拉在阿卡所受的種種苦難可謂罄竹難書。起初祂被單獨監禁,連子女都無法探望祂。生活條件極端惡劣,敵人日夜不離左右。後來,監禁的狀況逐漸改善。阿卡居民及政府開始相信,這一小群流放到這裏的巴哈伊是無罪的。又一次地,人們被這位非凡人物的智慧和仁愛所吸引,儘管大多數人仍不知道祂的偉大身份。幾年之後,監獄之城的大門向巴哈歐拉及其信徒敞開,祂終於被允許搬到條件較好的地方居住。該住所後來被稱為「巴基大廈」。1892年5月,祂在威望與榮耀的鼎盛時刻與世長辭。

巴哈歐拉高舉世界和平與和睦友好的大旗,向世人啟示了上帝之言。儘管祂的敵人聯合起來對付祂,可祂最終戰勝了他們,因為上帝在祂被監禁於德黑蘭的地牢時對 祂作了許諾。在祂有生之年,祂的啟示振奮了成千上萬人的心,很多人在祂的聖道上獻身。如今,祂的教義繼續在世界各地傳播。沒有什麼能夠阻擋祂完成其最終目標—用同一個聖道、同一個信仰將全人類緊密地團結起來。